秋 | 任性的云莓

 

撰文/刘雨君


      冬日的极光、长夏的野餐以及初春的滑雪之旅,但如果没有秋季的云莓,这一年仍不算完整。这种小果子被北欧人称为“北极黄金”不光是因为它娇艳欲滴的金黄色泽,它真的很贵,因为稀有,而且任性。

      似乎没有哪种果子比云莓更加矫情。几十年来,北欧人一直尝试在实验室里培养出云莓的果实,但都没有成果,而且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午夜的阳光、二十尺厚的雪、驯鹿偶然留下的生物肥料……这个配方实在太难琢磨。而当北欧人不得不接受了它高冷的野生属性,提着篮子来到森林,等待他们的另一个事实是:不是每一株云莓都结果,可以结果的也不是每一年都结,运气不好,也许需要等上7年再回来。

      这些娇气的果实就像鳄梨似的,让你永远无法预测它在哪一秒钟成熟到刚刚好。摘早了又硬又酸,晚了就变成一坨烂泥。成熟的云莓饱满多汁,同时脆弱得要命,手指稍微一用力,就直接变成了果汁,更别说用其它工具采摘了。就算有技术高超的云莓猎人将果实完完整整带回家,也不算大功告成——它们时刻准备着,在被水冲洗的时候散开破掉。

      在挪威,公民进入森林和在森林采摘野果的权利受到法律保护。但也有例外,在遇到云莓的时候——在挪威北部,云莓领地可以私有,采了别人家的云莓或是在云莓还没成熟时就将它摘下都是违法行为;在芬马克郡,别人家地里的云莓可以采来就地吃掉,若是未经主人允许将果子带走,哪怕只是一颗,也会被视作偷窃。

      然而,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挪威人秋天采云莓的热情。

      云莓猎人们一进森林就是一整周,他们在山里扎营,不停寻找,甚至忘记了外界的时间,累了就睡觉,睡醒继续找。有时为了等待云莓成熟到最完美的状态而守株待兔一整天,或是往返10公里山路只为了装满那一小碗。

      不过近些年来,这些云莓猎人似乎有了竞争对手——来自东方的淘金者。每年暑期,大批泰国人涌到北欧采摘云莓,据说挣得的工钱够回泰国买一套房子。那些金黄的果子一颗一颗被摘下,汇集起来卖到果酱工厂或者集市。只是在集市,云莓的生意可能并不好。唾手可得的云莓反而失去了它的价值,而这只有亲自去森林里采过的人才会知道。


云莓和它的小伙伴们


云莓(cloudberry)
云莓是一种生长在寒冷亚极地沼泽地区的匍匐草本植物,花以白色为主,果实为聚合果,在生长过程中会不断变色,最初是柔和的黄绿色,然后泛红,成熟后变成琥珀色。


岩高兰(Crowberry)
岩高兰是一种长得很像蓝莓的紫色果子,略硬略苦,在北欧经常用来制作果汁,有利尿的功效。


蓝莓(Blueberry)
同样是秋季成熟的野果,比云莓有亲和力多了。在森林里最常见,大规模采摘也很容易,但也要当心,它可是很厉害的染料。


覆盆子(Raspberry)
从亚洲传入的小小红色果实,生长力惊人,是北欧最常见的野果之一。叶子可做茶叶,也可制药,果子流行做甜点的装饰。


黑莓(Blackberry)
生长在南部比较温暖的地区,八月到十月都可以吃到。除了做蛋糕的装饰,挪威人喜欢把它放在冰激凌和早餐麦片粥里一起吃。


草莓(Strawberry)
地球人都知道的红色果实。北欧人喜欢撒糖或者沾鲜奶油吃,冬天的时候也会制作成果酱作为圣诞节特供。


      对于这些容易破掉的娇弱果实,不怕脏就直接吃吧。当然,云莓果酱配酸奶,云莓果酒配冰淇淋也是挪威人的“标配”——冰淇淋的口感和云莓的香味都能完整的保留。北挪威的萨米人也是料理云莓的大师,他们将新鲜的果实浸泡在脂肪含量很高的驯鹿奶里保存至冬季,搭配土豆和肉作为主菜。作为海达路德“金色之秋”主题的一部分,我们也会在船上派发云莓。这些云莓是经过芬马克地区一位老妇人的亲手采摘与精选,再送到海达路德的游轮上。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拥有世界上最美妙的海岸线,无数峡湾与岛屿交相辉映,一年四季风景各异。11艘舒适的游轮带领每位旅客巡游于千变万化的沿海风光中,按时停靠各个港口,日复一日,永不停息。 了解更多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达路德游轮所达之地,无论自然风光,还是人文风情,都各具特色。只有亲自踏上那片土地,才能获得最佳的旅行体验。 了解更多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人生苦短,尽兴最好。《PHD》就是为“玩”而生,旨在与每一位玩家(Doctor of Play Hard)分享关于目的地(Play Hard Destination)的一切。 了解更多

关于我们 | 关注我们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00396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3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