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罗姆瑟奇妙夜

 

撰文/刘雨君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北冰洋上航行了20多个小时,我们的哈罗德国王号终于在午夜前抵达了特罗姆瑟。游轮驶入平静的内海,山上星星点点的灯光缓缓靠近,光亮包围了我们,整个世界终于恢复了色彩。即使在黑夜,这座挪威北极圈内的最大城市依然惊艳。

北方的巴黎
      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但凡拥有精美的欧式建筑和迷人夜色,便会开始争夺各种“小巴黎”的名号。而这个拥有野蛮的维京血统,为坚挺的峡湾群山所包围的极北小城,也加入到了“小巴黎战争”中。

      十九世纪,当欧洲人不断将旅行的脚步迈向更远,他们来到了特罗姆瑟。在此之前,这片荒蛮之地一度被默认为:人们生活在冰河时代,说着野兽一样的语言。而事实令人惊艳,这里符合当时对上流社会的所有定义,特罗姆瑟人生活优雅闲适,他们穿着流行的舶来品,牵着纯种赛马在街头散步,或是聚在一起谈论哲学,在午夜太阳下享受香烟。有些时候,人们甚至用法语交谈,用法语给喜欢的事物起名。极圈内的特罗姆瑟由此有了新名字——“北方巴黎”,这一称呼一直被叫到现在。

      当我们来到特罗姆瑟,“北方巴黎”正被长夜笼罩,每日仅有中午几小时的昏暗光照。如今的特罗姆瑟已经成为更加国际化的大都市。萨米人、俄罗斯人、犹太人、泰国人……来自140 多个种族不同国籍的人定居在这个人口约6 万的城市里,过着既传统又现代的生活。

      造船业、海洋渔业依旧是这里的支柱产业,各种海产加工厂每年将鱼油、海豹皮等商品出口到世界各地。旅游业则是发展最快的新产业,因为上帝赋予了特罗姆瑟完美的极光观测条件:北纬69.2 度,极光带的中心从这里穿过;温暖的海洋性气候,北大西洋暖流让冬天不再冷酷,最低气温不过零下10 度,港口全年不冻;交通便利,码头和机场都不缺,进北极圈真不是什么难事儿。当然,还有挪威西海岸代表性的峡湾地貌,上有极光乍现下有山海交融的画面并不是哪里都能看到的。正因如此,很多地球物理观测站和卫星天文台也在这里安家落户,将特罗姆瑟变为了名副其实的极光之都。

      每年冬天长夜降临,大批极光爱好者迁徙至此,长枪短炮摩拳擦掌。比如我。本想要与极光结缘,但真正爱上的,却是这座城市。

S 小姐
      都说想要了解一个城市,最好的办法是去了解这里的人。

      我在特罗姆瑟认识了S小姐,一个非典型挪威人。之所以叫她小姐,全来源于可爱的齐刘海、微卷的金色短发和她的“低笑点”。事实上,S是三个孩子的妈妈,最大的一个已经十六岁,按照国内标准,她已然是一名四十多岁的“欧洲大妈”了。

      事情一开始是这样的,号称专业旅行家的我们,很“游客”地报名参加了一个难度系数为零的极光大巴团,S小姐,则是我们的领队。

      特罗姆瑟的极光团分两种,第一种被称为“AuroraHunting”,极光游击战, 其分支包括“Aurora bysnowmobile/snowshoe/husky sledding”等等。顾名思义,“Aurora Hunting”意味着你得在又冷又黑的户外野地里移动好几个小时,在各个不同的观测点辗转跋涉,一路追寻。这样无疑有更大的概率邂逅极光,但也更艰苦——中途最多有个萨米帐篷能让你短暂休息,喝碗热汤。另一种则是“Aurora Watching”,挑好一个窝,守株待兔,只要天气给力,在极光季里死等几个小时总会有机会。当然,这个“窝”温暖舒适吃喝不缺,甚至在等待的时间里来桌麻将也未尝不可。

       拖家带口的我们果断地选了第二种,偷懒丢下自己的车,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们一起登上了大巴。

      一车人像极了春游路上的小学生,聊大天,啃零食,其乐融融。路上少不了“老师”的趣味讲解。于是S小姐登场了。不知道这是她第几次出团,声音里居然还透着那么一点小兴奋。“真敬业”,这是我对S 的第一印象。介绍过当晚的行程和目的地,她终于向后方的我们靠近,直到这时,我才总算看清了老师的真面目,“帽子和发型太可爱了吧!”,第二印象。

      S老师讲话声音干净明亮,几乎听不出挪威口音。在车上,我第一次听说,欧若拉才不是什么女神。在S小时候,人们认为极光是不祥之兆,是远处的火,是天上的妖。如果小女孩对她挥手,就会被老姑婆欧若拉抓走,陪她做一辈子老处女。

暗夜图书馆
      “Morketiden”,这也是我从S小姐那里学到的。当地人以“Morketiden”指代每年11 月至1 月之间那50余天“不见天日”的时期,意为“昏暗的日子。

      旅游业的繁荣让Morketiden成为S小姐一年里最忙碌的时段。但更多的特罗姆瑟人依然学习着如何与漫漫黑夜作斗争。咖啡、酒精、图书馆,依然是北欧人冬天的最爱。

      特罗姆瑟拥有全挪威最密集的酒吧、夜店和咖啡馆,有些餐厅甚至营业到半夜两点,令某些巴黎人自愧不如。午夜的街头,我看到特罗姆瑟最长的排队,不是在车站,不是在邮局,只可能是在夜店门口,风雨无阻。

      好吧,特罗姆瑟人并不是只贪图享乐的肉体动物,当他们想要放松时,很多人会不约而同的来到城市图书馆。这座现代化建筑拥有360度全景玻璃墙壁,设计感非凡,算得上是特罗姆瑟最气派的公共建筑,以至于一天前当我路过时,还以为这是什么重要的政府部门或是博物馆。事实上它属于这里的每个人。每当日落后,馆里的灯光便会透过窗户洒满街道,化身为一个巨大的发光体,温暖路过的行人,温暖整个城市。

      我曾不止一次听当地朋友说起他们与图书馆的故事。比如酷酷的G船长,学生时代的他在特罗姆瑟念管理学,每天下课后他不愿泡在学校的图书馆,也不愿回家,总是一个人到城市图书馆找个角落独闷,沉浸在图书的世界里也许能帮助他忘记外面的黑暗。后来他娶了位俄罗斯妻子,不上班的时候还会过来坐坐,只不过每读一会儿书就要到外面抽一支烟。又比如从德国来的K阿姨,儿女成群却都不在身边,习惯了独处的她说,周末到图书馆里跟其他老人聊天翻报纸,这样的社交于她也就足够了。到了儿女带着孙辈回来看望她的时候,她总是头疼合适的聚会场所,最后在图书馆的涂鸦玻璃区找到了答案。

      我在想,从落地窗看进去,里面坐着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这座图书馆的,和这城市的。他们在这里互相取暖,赶走黑暗与孤独。

神奇木箱
      我们沿着支离破碎的海岸线,向偏僻遥远的观测站寻去。穿过几个山洞,跨过几座桥,五十分钟后,车子被完完全全的黑暗包围。这里就是极光观测站了——C先生一家四口经营着的几间小木屋。

      男主人举着矿灯在路边欢迎,旁边的独轮推车里坐着他的小男孩。看到大车到来,小家伙开心地甩着两条小腿儿。一进屋,所有人立刻向着成桶的热可可和咖啡,以及铺开在桌子上的苹果馅饼扑去。对于挪威的食物,我总算感觉又能爱了。甜点、热饮、暖气、厕所,有了这些,我们大可以安心等待极光。

      见到同行的1岁宝宝,男主人执意要借给我们一个婴儿床。正想问他要不要帮忙搬,他扭脸就走了,等他回来时,怀中多了一个木头箱子。没错,就是个空空如也的木箱子,而且以前是装鱼用的。

      “Put the baby in, it’s good!(把小宝宝放进来吧,这很好的!)”大汉拍着箱子自信地说道。这是开玩笑吗!然而奇迹出现了,它们完美匹配!小宝宝在完全没有遮盖的木盒子里呼呼睡着,似乎睡进了自己的小宇宙,那里温暖而安静,桌上晃动的烛光、进进出出开门关门的兴奋人群,都距离他无穷远。S小姐也凑了过来,再次跟我们确认,“It's good!(很好)”。这习俗其实是挪威渔民传统生活的一部分,鱼也好,木头也好,小孩子也好,都是自然的恩赐,他们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拥有相同的气味,在彼此的怀抱中得以舒适的存在。

      由于我们人多,所以可以轮流在屋外站岗放哨,屋内的人也可以根据其他人的兴奋程度来判断外面的极光状况。我们在屋内屋外两种模式间切换了十几次,很幸运,当晚几次云开雾散,一条完整的绿色极光带在远处的海面上弯曲变幻,她陪伴了我们三小时,时而伸展时而重叠,两旁是不变的峡湾群山,身后的月亮有着太阳一样耀眼的亮度,冰冷的白色光线落在山尖的积雪。有几个时刻,视线像是被钉住了,所有的听觉、嗅觉、触觉被冻在冷空气中,只有噼啪的篝火和人们的谈笑把我带回真实世界。

      比起极光降临和神奇的木箱子,更奇妙的是,这一整晚的黑暗一点也不难熬。时间像是被压缩过,几个小时一下子溜走。我写了十几张明信片,吃掉四块苹果馅饼,喝了三杯热可可,说了很多很多的话。我遇到一对从迪拜来的情侣,女孩儿在特罗姆瑟第一次见到雪是什么样子;两位从纽约来的帅哥潮人,一口标准的美式腔调,把兴奋激动分享给每个人。

      我的最后一次聊天是在屋外的火堆旁,S小姐感叹今天的好运气,聊起她和极光的故事,突然间揭晓了她的年龄。我的思维停住了,无法再继续跟进她的极光故事,转而问她保持年轻的秘诀。S小姐没有停顿,她直接说,“如果你把食物放进冰箱,它就可以保持新鲜更久。你知道,挪威这边很冷很冷,我们经常要待在户外。这跟冰箱是一样的道理。”说完,我们两人哈哈大笑。这当然是玩笑,可是今晚已经见过太多神奇的事情,谁又知道呢。

特罗姆瑟还有哪些好玩的?

北极博物馆

这栋建筑物的外观就像是大块大块的北极浮冰,里头藏有不少有意思的展品,还有影院和水族馆,留着大胡子的髯海豹是水族馆里的大明星。
地址:Hjalmar Johansensgate 12;

极地博物馆
你能在这里了解到人类在北极地区的早期活动(大多为“捕猎XX”),除了展出旧物,博物馆还“贴心”地重现了当年斯瓦尔巴猎人的生活场景:在某个阴森角落,说不定就有北极狐悠悠盯着你。
地址:Søndre Tollbodgate 11;

Mack Brewery
这个号称“世界最北端的酿酒厂”成立于1877年,如今仍在生产16种啤酒。 当然,最棒的还是在旁边的Ølhallen酒吧喝上一杯Macks Pilsner,店内的大北极熊内饰气势十足。
地址:Storgata 4。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拥有世界上最美妙的海岸线,无数峡湾与岛屿交相辉映,一年四季风景各异。11艘舒适的游轮带领每位旅客巡游于千变万化的沿海风光中,按时停靠各个港口,日复一日,永不停息。 了解更多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达路德游轮所达之地,无论自然风光,还是人文风情,都各具特色。只有亲自踏上那片土地,才能获得最佳的旅行体验。 了解更多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人生苦短,尽兴最好。《PHD》就是为“玩”而生,旨在与每一位玩家(Doctor of Play Hard)分享关于目的地(Play Hard Destination)的一切。 了解更多

关于我们 | 关注我们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00396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3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