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伊尔城 奔向极北之北

 

撰文/尼佬


最北与第二北

      第一次来是在四月,日光渐长,北极的春回永难磨灭。

      斯瓦尔巴群岛人口不到3000,还不及岛上的北极熊多,其中约2000人,生活在朗伊尔城。

      说是城,也不过是一个只有两条街的小地方,举目望去房屋不超过百座,初春的冰雪依旧覆盖,朗伊尔城清冷如霜,有着极地独有的凛冽。当地人把房屋漆得色彩缤纷,爬上城边的山坡俯瞰,一片尖顶木屋鳞次栉比,可爱玲珑。


朗伊尔城山脚下色彩明艳的小木屋,远远看去,就像是玩具沙盘一般可爱。

      港口对面,隔着一条不宽的海峡,巍然矗立着土色的山峦,如巨大的屏障,正正挡在面前,人类相形见绌。但山又是绝美的,山顶覆盖着皑皑白雪,挂着若隐若现的云朵,连绵不绝,间或流过碧蓝的海峡,美与凄凉交织,更衬出一种悲壮气质来。

      在斯瓦尔巴的领主——北极熊看来,这片土地并不纯净。朗伊尔城曾经是一个粗犷、血腥的地方,人们来到这里是为了捕猎北极熊和海豹,以及发掘煤矿——城市的名字,便是来源于1906 年来此开矿的美国人约翰·朗伊尔。现在,早期采矿留下的木质栈桥依然折返在山腰,但朗伊尔,已经转型为一个宁静、清洁的极地小城,在冰川海洋的包围下,孑然独立于地球的顶端,俯瞰一切。为了保护环境的纯净,连室内采暖所产生的水也要经过足够冷却后才可排出。

      相比南极门户,朗伊尔城离极点近许多,它与北极点的距离差不多相当于从南极联合冰川大本营到南极点。如此偏远之地,几乎所有与生活有关的物品全要靠船只从遥远的大陆运输过来。



      这里到处是最北的标签。斯瓦尔巴医院是世界上最北的医院,纪念品店是世界最北的纪念品店,还有世界最北的Radisson酒店,世界最北的品牌超市等等。唯独邮局不是最北,更北的新奥勒松还有一个邮局,服务那里来来往往的科研工作人员。

      据冰岛史料记载,北欧海盗在1194年发现斯瓦尔巴群岛时,曾以为是格陵兰岛的一部分。1596年,为了打通想象中北极到达中国的东北航线,荷兰人威廉·巴伦支率船队抵达该岛。他将其命名为“斯匹次卑尔根”,意思是“尖峭的山地”。人们没有在这里找到横跨北冰洋的航线去中国,倒是中国的科学家在几百年后来到群岛,在新奥勒松建立了科考站。

北极科学乐园

      几乎所有朗伊尔城的居民都持有一份固定合同,他们从事着矿业、旅游业,或是服务于当地的斯瓦尔巴大学中心。

      这个世界最北的大学机构于1993年启用,由奥斯陆大学、卑尔根大学、特罗姆瑟大学与挪威科技大学共同组建。几百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在此进行着地球物理学、北极生物学、地质学等极地研究。


朗伊尔城一景,水天纯净。

      据说,斯瓦尔巴大学的新生入学第一周必须接受各种野外生存训练,学会射击、搭帐篷、野外做饭、驾驶和修理雪地摩托等,当他们到野外进行科学考察和实验时,这些技能将必不可少。

      在朗伊尔城北郊,一个巨大如飞碟的家伙高高矗立着。这是全球纬度最高、最北,也是欧洲非相干散射协会(EISCAT)最重要的一个雷达站。站在它旁边,你会感觉自己在拍科幻片。

      雷达站的主要工作是监测太阳风:向太阳风密集区发射电磁波,再接收经太阳风中带电粒子、宇宙尘埃等微小颗粒反射回的电磁波,通过对雷达捕获信号进行分析,有效预测太阳风的发生(太阳风能干扰甚至阻断地球上的无线电通信,令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失效)。站内的两台雷达是世界上分辨率最高的雷达,它们甚至能看见F-117战斗机。好在雷达站是各国共建的科学组织,而非用于军事目的。



      另一处“科幻片场”位于朗伊尔城外一座砂岩山的山腰。这里零下18摄氏度的地窖中保存着约1亿粒世界各地的农作物种子,防止人类在大规模灾害发生时永远丧失某些粮食的基因。末日种子库的参观者必须穿上厚厚的羽绒服,经过一个由钢筋水泥建成的长通道,才能进入内部。那里有几间并排的独立冷藏室,覆盖着冰霜的金属大门像是电影里神秘的外星世界。

      或许只有在朗伊尔城的酒吧里喝上一杯,才能重新找到真实感。但这也已经足够奇妙了,坐在距离北极点仅仅1300公里的酒吧里,被好几种语言包围着,不远处,两只雷达仍然注视着太空。

冰原疾驰

      每一名游客在朗伊尔城都会收到这样的告诫:不要自己乱跑,你正住在北极熊的家里。

      这里的居民每一年都会遇见十几只饥肠辘辘的北极熊。法律规定,任何人出城探险都必须携带一支来福枪,并且知道如何使用它。

      但每一个来到斯瓦尔巴的游人,都想邂逅北极熊。

      在斯瓦尔巴这样的冰天雪地,动辄雪厚几尺的地方,汽车的通行局限在朗伊尔城周边地区,狗拉雪橇也只能将人带入有限的冰雪区域,要尽情体验广袤极地,翻山越岭追寻北极熊的踪迹,雪地摩托必不可少。

      随着墨西哥湾暖流从西部进入群岛,朗伊尔城附近气候变得温和,但由于群岛从西往东受到的影响程度不同,在靠近东岸三分之一处形成了一道边界,通常情况是,西边风和日丽,东边狂风暴雪,西边有春回大地之景,而东边还是冻如寒冬之感。


雪地摩托是斯匹次卑尔根广泛使用的交通工具。城中心设有雪地摩托中心,游客可在那里学习驾驶要领。

      我报名参加的雪地摩托一日游将去到寒冷的东岸,途中最可怕的并非低温,而是利如刀割的寒风和冰雪,每个人都配备上“打劫帽”和连指皮手套,如果遇到暴风雪,所有人得立刻找到一个稍微避风的地带,一起挖雪扎帐篷。

      我们排成一队向朗伊尔城东边的山谷出发,这条山谷的冰雪在夏季会全部融化,可以行船,而在四月,结冰厚度仍可骑行。

      观熊的机会也随着季节和地区变化而变化,总之,机会并不多。但领队告诉我们,停车时雪地摩托一定不可以熄火——你必须随时做好离开的准备。

      进入山谷后,地势开始起伏,但线条和颜色极为柔美,凉飕飕地开了两个多小时,经过雪原,穿过低谷,来到了岛屿东西的分界线。放眼望去,真正的冰川和遥远的峡湾已经赫然出现在眼前,冰原广阔,大海似乎近在眼前,又遥遥无边。冰川渐渐清晰,在太阳的斜照下变化出无穷的色调,初春海平面的冰雪还未融化,蓝色的光荡漾在冰雪之上,天上的云犹如用笔刷而为,轻描淡写几笔,将半轮明月映衬得分外有格调。

      非常遗憾,那一天我们没有见到北极熊,只看到海豹打的冰洞。


这不是活物,尽管栩栩如生。它是斯瓦尔巴博物馆中北极熊标本,据说是朗伊尔城最后一只攻击过人类的北极熊。

      在冬春时期,海面仍然结冰,环纹海豹会在冰面上打出很多孔,方便出来换气;而北极熊为了等待一只海豹换气,有时不得不在洞口守上好几天,若是选错洞口,则只能看着海豹从眼皮下得意地溜走……当然,一旦猎物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些北极王者毫不迟疑——它们快、狠、准地将海豹拖出水面,打晕吃掉。

      我们看到的冰洞四周还留有大熊四处踱步的脚印,和小熊的零碎足迹。不远处,冰川冰舌蓝得醉人,一片宁静,很难想象之前发生在这里的动魄惊心。

      在北极,大地不是一片白色苍茫,而是由水彩画中加入了白或者灰的蓝色,这种色调不同于我们在挪威路上看到的,它更加柔和唯美,因为初春的太阳还悬挂在地平线附近,一整天都好似沐浴晨光,北极大地披上了魔术师的斗篷,光芒万丈地妖娆着。你很难想象,地球尽头之处,竟是这样磅礴的温柔。

      冰原上,雪地摩托就像一粒黑色尘埃,一直奔到洪荒的边疆。

奔向极北之北

      当我夏季再次来到朗伊尔城,冰雪已经融化,午夜的天空明亮如同白昼。游客塞满了城里的酒店和旅馆,通常情况是,飞机将他们带到朗伊尔城“世界最北的民用机场”,从这里,他们搭乘游轮或是背起行囊,开始探索北极。

      我们从朗伊尔城出发,搭乘游轮驶离阿德泛峡湾(Adventfjorden),先向西南方行驶,经过格鲁曼特(Grumant)及科尔斯湾(Colesbay)前往巴伦支堡(Barentsburg)。.

      如今的巴伦支堡虽然归挪威管辖,但此地一半以上的居民都是从俄罗斯来的,走下甲板,除了浓浓的煤炭味,便是浓浓的俄罗斯味。我们参加了当地的晚会,仿佛来到了圣彼得堡的夜店。

世界上最北的教堂旁竖立的北极熊状的日晷,上面记录道:朗伊尔城——地球最北端的城市。

      离开巴伦支堡, 继续向玛格达莱纳峡湾(Magdalenefjorden)驶去,它是斯匹次卑尔根最有名的峡湾之一。沿着这座峡湾延伸出来的半岛叫Gravneset,这里埋葬着数百年前在捕鲸途中身遇意外的荷兰捕鲸者,现在我们仍能看到石块及木棺的残留遗迹。更有意思的是,两座小木屋还有人住:夏天,挪威政府会派人驻守此地,除了巡视文化遗迹是否得到完善保存,还要维护环境整洁。

      游轮往更西北的方向行驶,北纬80度的目标越来越近。Sorgattet海峡是一条极窄的海峡,与史密伦堡(Smeerenburg)相连。一大块巨冰从冰河的顶端崩落到海上,随之激起的阵阵涟漪给我们的小艇带来了摇晃,也把北极的鸟儿吓得纷纷逃散,很难想象它们在这冰天雪地之上,去哪里觅食。

      峡湾的尽头,史密伦堡冰河被群山环绕。阳光洒落在冰河之上,把堆积层照耀得如同天上宫殿。抵达时,我们看到一只慵懒的海象傻傻躺在一块巨大的浮冰上。为了不让它受到惊吓,小艇关掉了引擎,随着水流移动。海象并没有被我们这群不速之客打扰到,依然眯着眼笃悠地享受着阳光。


这是真正的北极熊,斯匹次卑尔根的主人,游泳健将、潜水高手,奔跑时速最快可达60公里,是世界百米冠军的1.5倍,嗅觉灵敏度是犬类的7倍。还有一点,一旦给它机会,它能将人类吃掉。

      更大的幸运在之后一天到来。海面的浮冰越来越多,我们离北极熊也越来越近。当船内广播传来通报,大家纷纷惊呼起来——发现北极熊了!

      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对北极熊母子。大熊一动不动地趴在冰层上,似乎专为镜头而来。小熊却截然相反,时而翻滚、时而踢腿,非常迷人。更令人兴奋的是,没过多久,在两只熊的身后,居然又出现了一只大熊,在冰上走动了一会,便纵身跃入冰水中,探出头向远处游去。这一段画面虽历时不久,却是我们北极之旅最动人的时刻。

      我们的游轮向新奥勒松驶去,它才是真正的世界最北的居住地,虽属于挪威领土,却更像一个联合国,中国北极科考站——黄河站也在这里。从新奥勒松邮局寄出的明信片,便是来自世界最北的邮局了,而我们,也算是到过了世界尽头。


这里对中国游客免签。

      1920年2月9日,18个国家在巴黎签订《关于斯匹次卑尔根群岛行政状态条约》,即《斯瓦尔巴条约》。1925年,中国加入该条约,成为《斯瓦尔巴条约》缔约国。该条约使斯瓦尔巴群岛成为北极地区第一个、也是惟一的非军事区,条约承认挪威‘具有充分和完全的主权’,该地区‘永远不得为战争的目的所利用’,各缔约国公民可以自由进入,在遵守挪威法律的范围内从事正当的生产和商业活动。不过,中国游客要前往朗伊尔城仍然需要申根签证——中国没有直飞这里的航班,得从挪威出发。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拥有世界上最美妙的海岸线,无数峡湾与岛屿交相辉映,一年四季风景各异。11艘舒适的游轮带领每位旅客巡游于千变万化的沿海风光中,按时停靠各个港口,日复一日,永不停息。 了解更多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达路德游轮所达之地,无论自然风光,还是人文风情,都各具特色。只有亲自踏上那片土地,才能获得最佳的旅行体验。 了解更多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人生苦短,尽兴最好。《PHD》就是为“玩”而生,旨在与每一位玩家(Doctor of Play Hard)分享关于目的地(Play Hard Destination)的一切。 了解更多

关于我们 | 关注我们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00396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3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