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很美,花絮很长


撰文/摄影·崔巍




      对婚纱照的记忆可以是一天中的仓促转场,也可以是7天时间、10个老友与一条“世界上最美的航线”。除却水光潋滟的峡湾长卷、桃源小村庄的绵绵光影与新人执手回眸的笑颜,镜头也珍藏下妖冶的极光、暮色倾辉的甲板下午茶、清晨8 点的懵懂故都、维京人的夜宴与极圈里的COSPLAY。当伟大的影楼布景与后期技术让美图已不再稀有,这些片子贵在经历——每一张,都有太多故事可以讲。

(一)

      “Norway in a Nutshell”其实是一张套票。

      这条被翻译为“挪威缩影”的经典线路是一场连接奥斯陆与卑尔根的交通接力,火车、轮渡、大巴,三种轨迹在挪威南部的高原、峡湾与冰川间交替画出一条曲线,就像是考试之前老师勾画的重点,掌握它,也就掌握了一个国家的风光精华。

      完成从奥斯陆到卑尔根的风光“集训”,卑尔根——这座365天里300天都在下雨的“雨城”慷慨送上了两个大晴天。卑尔根人似乎不放过道路两旁的任何一点土壤,冲出栅栏的花草和阳光下的爽朗笑脸,让整座城市都洋溢着欢乐。我们在卑尔根登上海达路德的游轮,去逐字逐句阅读那些重点以外的细枝末节。挪威西海岸大概是地球上最耐读的陆地边缘,众多峡湾和近十万多个岛屿、岩礁曲折回环,勾画出蜿蜒曲折的线条,十万多公里的海岸线里裹满惊喜。


抵达奥勒松时夕阳正好,几个小时后,北极光造访了挪威的夜空。

      登船后的第二个夜晚,惊喜果然来了——提前到来的北极光舞动在挪威的夜空,就像是一位印象派的画家抖动着他那极富运动感的、连续不断的、波浪般流动的笔触。极光创造出的传说比此刻甲板上傻傻盯着天的游客还要多,极光,在华夏传说中孕育了黄帝轩辕氏,拉普兰的萨米人将其视为一只北极巨狐晃动的大尾巴,维京人则认为北极光是瓦尔基里战斗女神的盔甲,闪耀着奇异的光。这种本由太阳风催生的电离现象被赋予了如此多浪漫的诠释,全赖其诡秘莫测的恢弘与婉转。作为本次旅行的客串婚纱摄影师,当这张自由散漫的绿色薄纱铺天盖下,我差点忘了要怎么对焦——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极光,而且如此“猝不及防”。总是红光满面的驻船向导后来告诉我,登船第一晚极光就出现了,只是当时我们太兴奋,完全没有注意到船上的广播。

(二)

      从新艺术主义小镇奥勒松起航,游轮直接开进了约伦峡湾里——这是只有秋季才有的福利。两岸群山郁郁,水边的小木屋像是从山顶流下来的,顺势躺在峡湾和山峰的包围中,与身边的平静水域融为一体。如果有童话,发生在这里再适合不过。

      我坐在露天甲板的躺椅上翻书,身边不乏拿着望远镜安静观景的外国人。而此刻新娘的舱内乱作一团,客串化妆师和她的“助理团”正在为新娘紧急补妆——即将抵达的于尔克将是此行婚纱摄影的第一主场。


抵达于尔克之前,不妨先在“北挪威”号上来一组复古照。

      当我们全副武装上岸,于尔克却毫无防备。这个峡湾深处的村庄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这里没有火车飞机可抵达,没有宣传,也没有人抱有期待,世界突然被按下了“静音”键,这让我感觉自己就是第一个发现这里的人。

      沿着被青草的“挟持”的小路绕了几圈,一个人也没遇见。村子安静得像是能听到阳光落地的声音,只有盆栽、木屋和靠在栅栏上的农具宣告着人类的存在。市场和花园为村民提供了新鲜的西红柿和蔬菜,峡湾里有鱼,山谷里的小肥羊自在地嚼着草,小电厂可以提供电力,村民有其他需要可以到厄什塔或奥勒松,但似乎他们更喜欢自给自足,一边欣赏美景,一边享受生活——湖光山色,诗一般的生活。挪威人将他们的日常渗透在大自然的每个即兴之作,和风光完美融为一体,自然给予他们创造的灵感、勇气与想象力,让这些人类的聚集地也像是从风景里长出来的。

      午后的太阳为颜色鲜亮的木屋打着光,草地绿意正浓,远处山坡漫不经心勾出几道弧线,一个没有人的峡湾村庄,大概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婚纱“影棚”。纯净如初的田园风光也让烦恼无从滋长,新郎新娘为微小而确定的幸福扬起嘴角,我连摄影师常备的“笑一个”也省掉了。回到港口,在咖啡馆终于见到了好几个当地人——对于这个人口只有80 多人(2012 年数据)的小村庄,这个比例还是很大的。参加小镇深度游的海达路德乘客也回来了,我的身后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相机快门声,以及完全听不懂的语言。铿锵有力的是德语,而音调如同西海岸线般百转千回的则是挪威语,它们听起来都高兴极了。



      取景框里,阳光铺满世外桃源,新郎搂着披着白纱的东方新娘笑得温暖,这个与世无争的小村落让笑意变得如此富有感染力,突破国界与语言,爬上每个人的脸颊。热情的咖啡店女老板索性丢下生意,揽过新郎和新娘合影,还为他们送上一对蜡烛作庆贺。

(三)

      清晨8点30分抵达特隆赫姆时,城市还在熟睡。

      如果说奥斯陆的气息是森林与潮汐的交融,卑尔根被阳光晒出了蓬松香气,那么这座昔日的古都,如今的挪威第三大城市,青春焕发的朝气与中世纪沉厚的历史有趣地叠加在一起,就像是当地Credo餐厅的海味配红酒。

      此刻的特隆赫姆懵懵懂懂。我们朝着尼达洛斯大教堂的绿色塔尖出发,去拜访挪威、甚至是北欧最大的中世纪教堂。始建于1070年的尼达洛斯大教堂几次毁于火海,又几次重生,挪威的蓝肥皂石和白大理石雕镂出这座带着尖拱簇柱的哥特式双子塔楼,而教堂两翼最古老部分还保留着罗马建筑的风格,和12 世纪一样。挪威的历代国王都在此举行加冕礼,最后一次是1905年哈康七世国王,他的王冠和其他王权象征物至今仍保存在这座教堂里。

      从教堂出来,我在从《Lonely Planet》上搜到的一家面包店里吃到了这辈子最香的肉桂面包卷,然后发现自己在这座苏醒过来的繁华都市里根本迈不开步子——每一家店都精致矜持,每一场展都让人跃跃欲试。显然,大家也跟我一样。离开船还有3分钟,我站在舷梯给忘情购物的团友打电话。海达路德不会为乘客停留,它就是挪威人的时间,全年无休,永远准时准点地巡游在西海岸。终于,友人陆续狂奔而来,每个人都提着好几个购物袋,袋子里装的全是吃的——对于新鲜又带有几分异域风情的东西,中国吃货向来没有抵抗力。

      回到甲板,海的咸味涌上船头,红浆果、牛肉干和面包摊满茶桌。几只路过的海鸥歪着头从头顶飞过,对人类的丰盛食材丝毫不感兴趣。我早就怀疑是挪威丰富的水产让他们体重超标,起飞的时候踏水狂奔,但也没怎么上升,下落时就像是失误的跳水运动员,浪花滔天,只有在飞翔时故作镇定,对人类不屑一顾。


观景大厅里的小聚会,为壮丽的海上落日干杯!

      游轮开始穿梭在礁石,老友们的同窗会正式开幕,下午茶的话题回到2003年的北京与那些年的八卦。夕阳渐渐下沉,水面浮起破碎的光晕,散落在水里的陆地也随之容光焕发。过桥时,我们用力挥手和桥上的行人打招呼,金色的阳光把桥上桥下的笑脸晕染得格外温暖。即使是都市里最高档的下午茶,也不比此刻。

(四)

      向导留下一句“你们沿着灯光走”,然后匆匆消失在黑暗中。

      在报名参加这个名为“罗弗敦维京宴会”的短途游时,我们显然没料到好戏开始得那么早。地上的光点将我们带到一栋又矮又长的建筑面前,据说这是根据维京时代考古遗迹重建的,其原型的历史可追溯至公元500年。维京意为“来自峡湾的人”,他们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原住民。公元8-11世纪,维京人的足迹遍布欧洲大陆至北极领域,他们多从事着海上交易,甚至将生意做到了俄罗斯、北美及土耳其。当然,比起“精明的商人”,“冷血的强盗”形象更广为人知。维京人驾驶着他们船体宽阔且拥有平底的长船开往英格兰、苏格兰、法国和爱尔兰,像海盗一样掠夺和残杀,让欧洲大多数沿海居民都闻风丧胆。


套上维京人的大袍子去赴宴。屋架上挂着的是鳕鱼干。

      套上维京人的长袍,我们也立刻入戏。坐在像是议会的大厅里,篝火摇曳,气氛异常诡异,酋长和夫人哼唱起维京的民谣,大家也附合着。一束火焰忽然从火炉里喷出,酋长夫人用英语解释这是古代维京人的传统,当他们度过夜长昼短的冬季,会在迎接新年的第一缕阳光时举行祭祀礼。喝完私酿的蜂蜜酒,女主人将“丰盛”的晚餐端至面前:驯鹿肉、萝卜和奇怪的糊状物,看来维京人的生活也不太容易。酒足饭饱回到巴士,我靠着一点点微弱的灯光总算看清了那栋建筑的轮廓,原来那是一艘倒过来的船。

      在酋长长屋要穿长袍,回到游轮上自然要穿水手服。姑娘们早在出行前就订好了水手制服,男士们则被来自北京军需劳保店38元的海魂衫给打发了。不同于前半段的小清新景色,北上的行程已经将挪威的时间从夏末拉到了深秋。北部海岸苍凉肃穆,凶猛海风灌上甲板,把观景的人也赶回了房间。对见惯了拥挤布景的中国人,没有人的游轮甲板实在太难得!取景框里各种姿势hold住场面,镜头一移开就冷得抽气搓手跺脚,实在挨不住就冲回房间,缓过来了再上甲板。有了这帮“放得开”的亲友团,新娘新郎也加入到“飚戏”行列,硬是把每一张摆出了剧照的情节感。我们就像是置身午夜阳光下的永恒狂欢,全然忘了此时我们身处初秋的极圈。


本文作者兼婚纱摄影师,小相机藏在了兜里。


这些地方要怎么去?

01 从奥斯陆到卑尔根:
挪威缩影(Norway in aNutshell) 是挪威最受欢迎的旅程之一,沿途会遇见挪威峡湾中最美丽的几处风景,包括卑尔根铁路,弗洛姆铁路,艾于兰峡湾,纳柔依峡湾,还有险峻的斯塔尔黑姆盘山公路。套票购买地址:http://www.norwaynutshell.com/en/explore-the-fjords/norway-in-a-nutshell/

02 入住卑尔根:
登船前不妨在卑尔根住上一晚。First Hotel Marin酒店位于布吕根码头的中心地带。整个酒店大概在4至5星之间(北欧酒店没有评星)。酒店房间面积较大,这些地方要怎么去?这在北欧酒店中算是很难得的了,内部装修古朴精致,水龙头都是铜质的。这里交通非常方便,去往海达路德码头的大巴经停这里。离山顶小火车也就5分钟的步行距离。预订地址:http://www.firsthotels.com/Ourhotels/Hotels-in-Norway/Bergen/First-Hotel-Marin/

03 搭乘海达路德游轮:
《Lonely Planet》将搭乘海达路德游轮列入“挪威体验TOP17”:它将带你巡游地球上最壮观的沿海航线”。

04 拜访于尔克:
海达路德每年只有9月1日-10月31日停靠约伦峡湾的于尔克。

05 漫步特隆赫姆:
海达路德乘客可报名参加特隆赫姆徒步观光,这个时长2小时的短途游全年皆可预订,价格49欧元/人。游客将从码头地区出发,先后拜访皇宫和尼达洛斯大教堂,穿过老城桥红色大门进入巴克兰德街区,参观历史悠久的木制建筑。

06 参加罗弗敦维京宴会:
在1月1日至3月31日,10月1日至12月31日两个时段接受预订,价格116欧元/人。维京酋长和夫人将邀请游客加入到一次真实的维京宴会。维京古代的祭祀仪式让人会有时光倒流的感觉。宴会结束后游客将返回斯沃尔韦尔码头登船。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拥有世界上最美妙的海岸线,无数峡湾与岛屿交相辉映,一年四季风景各异。11艘舒适的游轮带领每位旅客巡游于千变万化的沿海风光中,按时停靠各个港口,日复一日,永不停息。 了解更多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达路德游轮所达之地,无论自然风光,还是人文风情,都各具特色。只有亲自踏上那片土地,才能获得最佳的旅行体验。 了解更多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人生苦短,尽兴最好。《PHD》就是为“玩”而生,旨在与每一位玩家(Doctor of Play Hard)分享关于目的地(Play Hard Destination)的一切。 了解更多

关于我们 | 关注我们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00396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3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