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看到北极光


他们在看太阳


撰文/ 尹雯婷 摄影/ 胃炎耸听


这一次,《PHD》见到了实实在在的PHD。不过太阳物理学家鲍尔·布莱克(Pål Brekke)博士大概并不喜欢“Play Hard”这个词。作为一名国际公认的公共宣传专家,他正努力把太阳风暴、太阳粒子、地球磁场这些颇为“Hard”的东西向公众解释得简单明了。他在中国的极光讲座让那些计划去挪威看极光的人们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现在,是时候跟我们谈谈看太阳的人了。




数千年来,居住在地球北部的人们对那偶然间照亮夜空,
壮丽而令人生畏的奇观惊叹不已。
但直到一个世纪以前,还没有人揣测,
这些天境奇光的答案远在太空、
远在一亿五千万公里之外的一颗普通尺寸的恒星——太阳。

P=PHD / B= Pål Brekke

P: 太阳物理学家每天都做些什么?我想知道你们是如何工作的。

B: 太阳物理学家是研究太阳是如何“工作”的,它的特性、它如何运转、如何影响地球。我们就,坐在电脑前面。一些人从事观察性研究,另一些则建立太阳的物理理论模型,再与观察结果相比较。专业的太阳物理学家或天文学家几乎不再使用望远镜——大型地面天文台和太空望远镜均配备了数字相机,如今的科学家只需要通过电脑来控制望远镜,并分析以数字图像形式传来的观察报告。在我自己的研究中,我就一直在使用大型人造卫星上的望远镜。

P: 是什么时候决定要研究太阳的?

B: 我小时候,父亲在一个太阳天文台工作,但我的兴趣真正被激发是在奥斯陆大学学习的几年间。我在理论天体物理学院获得了一份兼职工作,把太空望远镜传回的太阳影像记录数字化,那望远镜可是搭载在挑战者号航天飞机上的。看看我——手里握着遨游过太空的影像负片,它们无疑是所有已经拍摄到的太阳光谱(或图像)中最出色的。不久之后我受邀成为这个科学团队中的一员,分析这些数据——这项工作也就变成了我的研究生及博士学位课题。

P: 听说你在NASA 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工作过,在NASA 干活是什么感觉?
B: 我曾为欧洲太空局工作, 负责“SOHO卫星”(太阳和日光层天文台)项目。对这个卫星的操作要在NASA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完成,所以我被安排到那儿工作了六年。那大概是我职业生涯中最棒的时光:我负责“SOHO”,所以能与到中心来使用卫星的、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太阳物理学家们一起工作;我还负责公共宣传事务,所以能与世界一流的媒体机构密切互动——CNN、今日美国、BBC、明镜周刊等等;戈达德中心也是测试新人造卫星和装配哈勃太空望远镜的地方,所以我还经常遇见过来为哈勃望远镜的修复工作做培训的宇航员。




P: 工作中最有意思的部分是什么?

B: 用肉眼观察天空,太阳似乎是静态的,平和而恒定,从地面唯一能观测到的显著太阳变化就是其位置——它每日升起和落下的地方,有时也可以看到太阳表面的黑色斑点。但要是从细微处研究太阳,那就太迷人了!况且我们还能试图去了解这颗如此接近我们的恒星是怎样影响人类以科技为基础的社会的。能够预知太阳风喷发也很酷,这样我们就能知道几天之后地球上会形成美丽的北极光。

P: 说到北极光,相信你已经亲眼见过无数次了,有统计过次数吗?最难忘的一次逐猎极光的经历是?
B: 由于工作原因,我经常到北方去,所以每年至少能看到10次极光。最棒的一次发生在特罗姆瑟一次大型国际年会——北极边境会议上。那是2012年的1月,无以伦比的北极光在这座城市上空现身,我们把许多从未见过极光的参会者安排在一片黑暗的沙滩上一起观赏。那是我个人看过的最美的极光秀——当然,和目瞪口呆的国际同僚们站在一起时,我的感觉就更好了。

P: 你还记得人生第一次看到北极光是什么时候吗?当时是什么反应?
B: 我第一次看到北极光是在挪威南部,在我家的避暑住宅,当时大约14岁。在挪威,北极光很少在那么偏南的地方出现,但我父亲带我外出并看到了。他告诉我,是太阳制造了这场视觉盛宴,这让我着迷。

P: 北极光现在都变成浪漫的象征了,你怎么看?在挪威关于北极光有什么浪漫传说吗?你自己在北极光下有过什么浪漫际遇?
B: 直到今天,看到北极光仍会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因为每次看到的极光,它们都呈现出不同的面貌。居住在挪威北部的维京人曾认为极光是夭折少女的灵魂在空中翩翩起舞或挥舞手套时反射的光线,也有说那是女战士瓦尔基里的盾牌在反光,她是负责护送战场上牺牲的人到上帝面前的。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机会带女朋友到绚丽的北极光下约会,不过2015年2月,我们打算和海达路德共赴一场浪漫航行,这是一次绝好的机会。

P: 你能不能用简单的语言向和我一样不是科学家的读者解释一下,北极光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B: 简单来说,太阳会持续地释放被称作太阳风的粒子流。这些粒子被地球的磁场阻挡,但某些粒子成功穿透了磁场的屏障,然后被带到地球上夜晚的那一面(见下图)。它们与地球大气中的原子、分子碰撞(这发生在距地面约80-500千米处),形成不同颜色的亮光——大多数是绿色。(这和满大街发光的霓虹灯招牌一个原理)。太阳风暴后,太阳粒子会拥有更大的速度,并能制造出更强的极光,与此同时,北极光就会往地球的南边移动。



P: 作为演讲者,你又是怎么把这么抽象的问题对普通人解释清楚的?听众们最喜欢提的问题是什么?
B: 我在演讲里经常用到大量漂亮的图解和动画来说明,画面的力量胜过千言万语。我还喜欢与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东西做类比,人们好像都挺容易听懂。被问的最多的问题大概是“我应该去哪儿看北极光”。当然,答案是挪威。北极光总在挪威北部频繁出没,作为一个如此靠北的地方,北挪威的气候异常温和,而且这个区域无论乘飞机或是乘船都很容易进入,与它相比,其他的北极地区显然更难抵达。

P: 什么时候能见到你那本旅游指南的中文版本呢?能向我们透露下你的下一步计划吗?
B: 我们已经把《北极光:一个魔幻的经历》这部影片译成中文,希望能在2014 年底完成配音工作。我们也在中国寻找我的两本书——《北极光:一本指南》和《风暴中的太阳》的出版商,之后就会翻译和印刷。这些书若能在中国市场上发行,是我的荣幸。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拥有世界上最美妙的海岸线,无数峡湾与岛屿交相辉映,一年四季风景各异。11艘舒适的游轮带领每位旅客巡游于千变万化的沿海风光中,按时停靠各个港口,日复一日,永不停息。 了解更多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达路德游轮所达之地,无论自然风光,还是人文风情,都各具特色。只有亲自踏上那片土地,才能获得最佳的旅行体验。 了解更多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人生苦短,尽兴最好。《PHD》就是为“玩”而生,旨在与每一位玩家(Doctor of Play Hard)分享关于目的地(Play Hard Destination)的一切。 了解更多

关于我们 | 关注我们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00396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3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