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北

 

 摄影·撰文/侯玉娜


      起始站是斯塔万格,挪威南部的小城,产海油以及吃不完的沙丁鱼罐头。无论商圈还是住户,房子都仿佛彩绘的画,街道彩色、花台彩色、门窗玻璃甚至自行车的车毂也斑斓可爱。

      挪威地狭人稀,很多地方常以环岛代替红绿灯分配车流。入乡随俗,有样学样,只是我们一入环岛则身不由己——找不到出口?再转一圈试试!还找不到?那就再转一圈……假如你是一位挪威司机,看到


      一辆载满中国游客的大奥迪在环岛内呼呼转着圈,不要惊讶,中国游客的活力简直停不下来。



坐在布道石边缘俯瞰风景的确需要勇气,挪威峡湾的壮美一览无余


暴走乱石堆
      挪威的狂野,我们很快就见识到了。

      沿13号公路向东37公里到Lauvvik,再搭乘渡船到Oanes,上岸后的路途路牌清晰、道广车少,将我们很快带到布道石停车场。 之后的山路实在难走,全程3.7公里,往返大约需要5个小时。我们背着巧克力、牛肉干、水等补给在乱石堆里穿行,憋着一口气奋勇直上,沿途不断和公园管理方画在枯树石头上的红色的“T”字相遇,这些标示前进方向的符号被我们追索着,直到不经意间柳暗花明,攻略及影集里被我们看了无数遍的大石头霎然现身。

      峡湾深处,布道石傲然绝立。这块天然形成的大石头如此突兀,垂直落差达到604米,而只有站在它上面俯瞰峡谷中的海水,你才明白这个数字的意义。布道石一直被视为勇者的标志,我佩服那些可以径直走到石头外缘的人,离边缘还有一米,我就已经无法坦然迈动步子。这里常常刮起大风,不少游客纷纷放弃人类直立行走的骄傲,或爬或跪,蹒跚挪步,只为了让自己腿软头晕的那一刹那俯瞰风景。

      脚下是吕瑟峡湾,对面是藏有“奇迹之石”的谢拉格山,这块625平方米的大平台不负盛名,当你历经跋涉,来了、看了、吓到了,就不会觉得它单单是一块由海风雕磨的高龄大石头,它是布道的讲台——讲授者或许是在以天启的口吻告知你,人情更迭,乾坤变幻。



挪威天气多变,尤其是在多山多峡湾的地区,走着走着可能就遇上了雨


狭路相逢
      挪威南北狭长,斯堪的纳维亚山脉纵贯全境,地势高开西走,高原、山地、冰川占全境三分之二以上。蜿蜒的海岸线与万花筒似的地貌构成了挪威特有的格调,让它从纯正的欧洲国家中脱颖而出,充满辨识度。

      自驾第三天,开篇那一幕出现了——山路错车。

      狭路蜿蜒,两车相对,一边是峭壁,一边是山崖,我身后还跟着好几辆车,进而不能,又无路可退。大巴司机是一位中年大叔,这位友好的异国司机淡定异常,他探出头打量着和悬崖的距离,果断调整自家车的位置,让大巴紧紧贴在了悬崖边上,然后朝我挥挥手,示意我通行。面对前方被大巴和大山挟持着的那一小段距离和大巴司机自信满满的手势,我有些犹豫不决,最终还是决定缓缓移动车子。从左右后视镜看来我的车距离大巴和峭壁不过5 公分,稍微晃动一下,不是它被我撞下悬崖、与峡湾长眠,便是我开出山路、与绝壁合体。

      我们的汽车一点一点向前挪着,紧握方向盘的双手沁出了汗,直到在后视镜里看见挪威司机向我竖起拇指,悬着的心可算落了地——终于“蹭”过去了。


峡湾中的日出。日光即将洒在晒制鳕鱼干的架子上

沃斯镇郊外的晚上
      由于修路绕行,到达卑尔根比预计晚得多。为了追赶行程,我们不得不匆匆告别卑尔根标志性的木房与失之交臂的海鲜大餐,连夜上路。

      天已经黑了,峡湾对面的小木屋纷纷亮起了灯,如繁星点点,披星戴月地跑在E16景观路上,这种经历怕是大多数人不曾拥有的。导航先是将我们引向一条黑漆漆的山路,一路荒山野岭,然后自作聪明地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房车营地——那里除了10多辆房车和满天繁星,一无所有。

      我绝望的走下车去仰望星空,好吧,沃斯镇郊外的晚上,夜色多么好,令我心神往。突然,我发现一辆房车亮着灯,快速冲过去敲开车门。车内住着两位标准的北欧人,身高体壮,金发碧眼。拿着地图比划了半天,热心的大哥索性穿着薄T恤走到户外给我们指了条明路。

      到了第四天,我们从之前的行程中找到了节奏——每天自驾200公里最为合适。沿着60号公路路过最美村庄于特维克、北峡湾、欧洲大陆最大的冰原约斯特谷冰原,我们总算在天黑前赶到了预订的小木屋。


旅程小伙伴在船上。在轮渡上看到另一个角度的峡湾

木屋温存
      挪威的小木屋大多建在密林深处或峡湾水边,四下不见人烟。据说首都奥斯陆约五分之一的家庭都有自己的森林小屋,周末驱车而来或假期住上几周,晒晒太阳、钓钓鱼,过上一段隐士生活。我们的小木屋在盖朗厄尔村。这个位于峡湾末端的小村子仅有250多人,却是峡湾旅游不可或缺的中转站。这里有茅草木屋、小巧的教堂、静谧的码头以及如镜的峡湾风貌,似乎一切与静相关的元素都汇集到这里,组成了世外桃源的模样。

      通往木屋的路完全是被人和汽车走出来的,悬崖山路加上近10度的坡度,驾驶起来很是刺激。村子里有不少这样的小木屋,红的、白的、黄的,错落有致,点缀在青山绿水间。屋子设计得简洁精致,但设施一应俱全,冰箱、电炉、咖啡壶、空调、电视机都有。清晨推开窗,清新的空气携着秀丽的峡湾风光扑面而来,盖朗厄尔峡湾的平静水面闪烁着晨光,对面群山起伏,重峦叠翠。大自然就这样不请自来地涌入窗口,我们也算体验到了奥斯陆那五分之一家庭的假期生活。


隧道里的环岛,灯光营造出浓浓科幻感

极致驾驭
      弗里达尔斯尤威观景台位于盖朗厄尔以南、63号公路路边的半山腰上,这里无疑是拍摄盖朗厄尔峡湾的最佳位置。清晨驱车前往, 将镜头架在300米高的悬崖峭壁上,经典的挪威风光稳稳落在取景框中,盖朗厄尔峡湾犹如古画卷轴般逶迤展开,让这一天有了一个美好的开端。

      今天是迎战“老鹰之路”的日子。我对这条由11个连续发卡弯组成的传奇之路觊觎已久,直到车到山前,才发觉这路并不长,我们默数着“1、2、3、4……”,一边享受着30度以上的坡道加上回旋180度的绝对死弯带来的挑战,一边勇猛地划完了几个大大的“之”字。接下来的“山妖之路”简直疯狂, 这条63号公路特罗斯蒂高原最高处段在短距离内浓缩了11 个翅尖一般的急弯。传说山妖就住在像这样人迹罕至的高山密林中,他们相貌丑陋,性情倒也天真,偶尔发发脾气用大石头扔来扔去,道路两边之所以遍地大石头全都赖他们。


疯狂的山妖之路,发卡弯密集分布,有些路窄得仅容一辆车通过

超越大西洋
      64号公路,又被成为“大西洋之路”,全长35公里,这段海岸公路横跨在小岛和碎礁岩之间,由8座造型奇特全长8.72公里的桥梁连接起来。这是一条了不起的路,它将沿途的小型海岸社区接入了外面的精彩世界。

      斯多塞海峡大桥是8座桥中最长的,他被《每日邮报》戏讽为“The road to nowhere(死路一条)”。的确,桥身像麻花一样以极其诡谲的角度拧作一团,设计师似乎是有意要让驾驶者感到无路可走,当车子驶上大桥,完全看不到前方的路,如同开入了绝境,但走着走着,路又自然为你打开,像是从世界尽头被救了回来。

      这条多次被评为“世界十大美丽公路”的不凡之路还有部分路段在海底。当汽车驶入海底隧道,转速表会迅速归零,而后又慢慢回到1000,伴随一股类似漂白粉的味道,耳朵会有轻微不适。不过还好,前面就是克里斯蒂安松了,此程最后的小镇,听说那里有挪威最古老的歌剧院和老城区里独特美丽的海边建筑。

      在礁石与大海的环抱之中,一条通向北方的路,视野开阔,美景无以伦比,我们就这样沿着它一路向北,走入了挪威的心窝。


挪威山路多、隧道多、地形局狭,每隔几百米就会有一段错车带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拥有世界上最美妙的海岸线,无数峡湾与岛屿交相辉映,一年四季风景各异。11艘舒适的游轮带领每位旅客巡游于千变万化的沿海风光中,按时停靠各个港口,日复一日,永不停息。 了解更多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达路德游轮所达之地,无论自然风光,还是人文风情,都各具特色。只有亲自踏上那片土地,才能获得最佳的旅行体验。 了解更多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人生苦短,尽兴最好。《PHD》就是为“玩”而生,旨在与每一位玩家(Doctor of Play Hard)分享关于目的地(Play Hard Destination)的一切。 了解更多

关于我们 | 关注我们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00396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3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