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陆地,无止无尽


撰文/ 任瑞洁 审阅/ 荣开远

陆地和海洋似乎在这里进行了一场无休止的争战
你很难分清是挪威撞进了海里还是海洋撕咬着陆地

 


      这里本会出现一张精细的手绘地图,如果不是挪威支离破碎的海岸线吓坏了我们的插画师,“天啊,有的地方简直碎成了一张二维码!”

      的确,世界上再没有比挪威西海岸更加诡谲多变的陆地边缘了。

      2011 年,挪威地理学家对本国海岸线进行了测算,他们将过去未被算入的大小岛屿也囊括进去,让挪威的海岸线又长了1.8 万公里。如果将这10 万多公里曲折、琐碎的海岸线连在一起,这条线足以绕地球两圈半。

      100 多万年前,远古冰川在一派天真之下雕琢着这块直逼北极圈的大陆,它们锲而不舍的侵蚀,给这里留下了蜿蜒到不可思议的海岸线。


(一)
      若从云端俯视这个国度,你会看到数目庞杂的小岛屿拢在大陆边缘,似散非散,爬满整个挪威沿海。北大西洋暖流从中穿过,海水在陆地间的参差狭缝里翻涌腾跃,混合了又分开,沸腾喧嚣得如同闹市。

      如此夸张肆意的杰作,也只有大自然拿得出来。100 多万年前,远古冰川在一派天真之下雕琢着这块直逼北极圈的大陆,它们锲而不舍的侵蚀给这里留下了蜿蜒到不可思议的海岸线。几乎可以想象,当造物主塑就这片土地,远近端详,欢喜而骄傲地呈予后世:看,这是我的得意之作。

      而挪威纵贯多个纬度的狭长版图无疑放大了造物主的戏剧天赋。当挪威南方卑尔根的杜鹃花次第绽放,鹅卵石街面在雨水中闪闪发亮,在挪威的最北方,爆发的北极光正统治着芬马克郡的夜晚,本属于神话世界的妖魅绿光款款飘荡在白雪覆盖的大地上空,哈士奇趴在雪橇旁静静等待它驻足拍照的主人。

      这是一块反差极大的陆地。

      从卑尔根北上,郁郁葱葱的小村落沿着南部峡湾的海岸线盛开,像一串闪光的绿珍珠,随着纬度增加,小清新的气息渐渐退却,顽强的渔村坐落在周围被大洋拍打着的裸露岩石上,浑然一片遗世之土。

      进入极圈,斯瓦蒂森的冰川还在不断变化,或扩大,或缩减,改变着方向、形状和颜色。附近是白尾海雕的地盘,这些天空中的顶级掠食者巡视着它们的领土,不时发出类似啄木鸟的“klee-klee”的叫声。

      再往北,加里东褶皱带蜿蜒的岩层像是挤出来的彩条牙膏,时光的力量封存在这个拥有2 亿5 千年历史的山脉中停滞不前。而在它身边,暴走的水流以最快20 海里/ 小时的速度通过150 米宽、3 公里长的海峡,形成了世界上最强的漩涡——萨尔特流,搭乘冲锋舟体验过它的人会把它形容为“行驶在洗衣机里”。



山妖峡湾是白尾海雕的领地


(二)
      在造物主这些奇形怪状的作品中,峡湾无疑是最妙的走笔。

      峡湾是挪威的灵魂。英语的峡湾“fjord”一词就发源于挪威语,原意为“深入内陆的海湾”,这是英语从挪威语中借用过来的少数几个词汇之一。

      挪威的峡湾形成于上一个冰河时代,是这场没有胜负的水陆之争得到的最意外、也是最辉煌的成果。冰川如同楔子,在挪威的大地上开凿出一条条深邃的峡谷,待它们褪去,海水便迫不及待地涌了进来,峡湾也因此而成。海水就像是伸进内陆的手指,渴求着、摄取着,企图扩张自己的地盘。待到天晴,清澈透明的水面安安静静地倒映着岩壁和山峰的影子,二者又是如此安详平和。

       在“西海岸画廊”的峡湾风景展中,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盖朗厄尔峡湾无疑是大师级的传世佳作。峡湾两侧山峰高峻,峰顶的积雪闪闪发光,往下是葱葱郁郁的青山,落到底又是碧蓝的水面,山巅融化的雪水汇成源源不绝的瀑布,在峡湾各处流泻而下,宛如新娘的面纱。

      在它的南方,世界上最长最深的松恩峡湾足足向东延伸了204公里。和内陆河流不同,峡湾里的海水总是充沛,让每一次走进松恩峡湾都像是走进了一张山水风光明信片。季节清清楚楚地写在两岸的山峦,清新空气裹着泥土的芬芳一齐袭来,尽显挪威的荒凉和美丽,游人有时甚至还能从船上看到野生的海豹。



2005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盖朗厄尔峡湾


(三)
      当无数峡湾往陆地深处噬咬,罗弗敦群岛却别出心裁地伸出大陆,尖刺般戳入挪威海,成为一片遗世独立的国土。

      独特的地貌吸引大量海雕和鸬鹚在此栖居,其它海鸟更是不计其数,包括罕见的海鹦——这一物种在20 世纪70 年代末来到罗弗敦群岛筑巢,后因所食的青鱼遭到过度捕捞而受牵连,数目锐减,至今仍未恢复。岛上多山,层层环绕着诸多峡湾,越往外越低,最后索性没入海水,浅滩处有水獭逡巡,大岛上还有驯鹿游荡。

      这里也是渔业中心,附近海域生活着数百种鱼类,每年1 月到4 月,成群的鳕鱼会游到这里产卵,在勒斯特岛的西面还能看到世界最大的深海珊瑚礁。努斯菲尤尔是挪威最古老的渔村之一,村里仅有50 名常居者,却坐拥世界上最丰富的渔业资源。在罗弗敦,满院晒制鱼干的支架是岛上长盛不衰的风景,这里甚至还建起了挪威渔村博物馆和干鱼博物馆。古老的维京捕鲸传统在此一息尚存,海盗的后裔桀骜不驯,不顾国际禁令,仍在捕猎小须鲸。

      罗弗敦的蓬勃生态很容易让人忘了这里已经进入了北极圈。这得感谢北大西洋暖流为冰天雪地注入的生命力,它所带来的温润之气不仅使海水免于结冻,也为挪威营造了其他高纬度国家所不具备的温带海洋性气候,让青山绿水、肥鸟鲜鱼得以和北极光共存于同一个国度。

      当地多雨,雨丝密织之下的群山云雾氤氲,仿佛被打上了一层柔光,泛出不真实的奇幻色泽,似乎林子里有精灵栖居。雨中的罗弗敦群岛显得愈发寂寥,来自远古的寂寞令人肃然起敬,山水缱绻,却坚定地守护着最初的景貌,不被愈燃愈烈的人间烟火滋扰。




(四)
      同处极圈之中,号称“北极小巴黎”的特罗姆瑟活跃而富有幽默感。

      这是座典型的海港城市。铅灰色的浓云常年集结在特罗姆瑟的天空,花花绿绿的房舍花园铺陈交错,背靠山峦、面朝大海,像是一堵瑰丽的花窗玻璃,海水在市镇里蜿蜒,好似澹青的琉璃,长约1 公里的跨海大桥连接着特罗姆瑟的两岸,桥的一头,完全颠覆传统设计的北极大教堂就矗立在半山上,在极昼的漫长光影里,教堂会定期举办午夜太阳音乐会。

      特罗姆瑟容纳了与我们无异的寻常生活,有日本料理、韩国餐馆、越南排挡,有“无印良品”,有“H&M”,有“Burger King”,有新潮不羁的摇滚青年,有买菜煮汤的雍容主妇,街边摆满带着暖炉的露天咖啡桌,路边拐角见缝插针地涂上了喧嚣的涂鸦。

      所有这些都发生在群山、峡湾和群岛的包围中。海洋与陆地在这个北极圈内的城市交汇融合,将饱经风霜的北冰洋群岛、蓝色峡湾以及海拔1800 米的灵恩雪山汇聚在同一张地图上。

      特罗姆瑟曾是北极探险的门户,罗尔德·阿蒙森的雕像至今耸立在码头,极地博物馆里展示着南森的照片。在挪威,你不难理解这些维京后代对航海的迷恋。悠久的航海传统、先进的船只与振奋人心的英雄事迹,都是挪威人骄傲的资本。如今,远洋航运仍是挪威财富的一大来源,同一时间人们能在界各大港口看到挂着挪威国旗的商船——这个国家拥有一支“日不落”的船队。但当你看到特罗姆瑟倒映着群山的海湾,你会更了解挪威人的地理观,大海是召唤、是荣耀、是梦想,也是家门口的这片平静水域——它太亲切了。



这是一块反差极大的陆地


(五)
      和特罗姆瑟一样,南部的卑尔根也是一座地地道道的港口城市。这个仅次于首都奥斯陆的挪威第二大城市躺在山峰与峡湾形成的臂弯里,仿佛一个独立的王国。

      自从1070 年挪威国王奥拉夫三世在这里建城,卑尔根就充当着这片大陆朝向世界的门户,吸引了来自各地的人们。这里不乏高楼大厦,但给人的印象仍是一个到处都是小木屋的迷人小城,色彩斑斓的木屋一直招摇延伸到市内,明媚阳光下的彩色屋顶打动了奥斯卡获奖动画《冰雪奇缘》的美术指导,他和他的团队以卑尔根为原型,构建起影片中美轮美奂的阿伦德拉王国。

      奇怪的是,没有铁路连接这一南一北两大港口城市。甚至连汽车在西海岸也可能成为累赘。海洋将这个国家分隔得支离破碎,让它的人民看上去像是傻傻站在分散的石头上。但海水也连接着南部的苍翠桃源与北部的孤傲渔村,连接着奥斯陆的森林与芬马克的极光,连接着散落的岛屿与清幽的峡湾,连接着布吕根码头的木屋与特罗姆瑟标新立异的教堂,连接着西海岸上所有地势孤绝的社区。

      在过去的120 多年里,挪威人依靠巡游在西海岸的船队将自己联入外部的广阔世界。1983 年以前,船运甚至是挪威邮政运输的唯一方式,被称为“海岸快线”的海达路德船队载着自己的邮政所、专署邮戳和驻船邮政官员活跃在沿岸。当极昼和极夜紊乱了人们对日夜的感知,轮船便成为挪威人的时钟,抵达奥勒松是12:00,抵达斯沃尔韦尔是21:00,抵达霍宁斯沃格是11:45,抵达希尔克内斯是9:45……“船来的时候咱们出去喝一杯!”约会也就这样定下了。

      这就是挪威西海岸。水陆交融造就了挪威人引以为傲的自然景观,也赋予了挪威人对这两种依托生命的物质特殊的感情。“因陆地而疏离,因海水而亲密”,当土地细碎分散,没关系,大海就在身边。



1979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布吕根码头,位于挪威第二大城市卑尔根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拥有世界上最美妙的海岸线,无数峡湾与岛屿交相辉映,一年四季风景各异。11艘舒适的游轮带领每位旅客巡游于千变万化的沿海风光中,按时停靠各个港口,日复一日,永不停息。 了解更多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达路德游轮所达之地,无论自然风光,还是人文风情,都各具特色。只有亲自踏上那片土地,才能获得最佳的旅行体验。 了解更多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人生苦短,尽兴最好。《PHD》就是为“玩”而生,旨在与每一位玩家(Doctor of Play Hard)分享关于目的地(Play Hard Destination)的一切。 了解更多

关于我们 | 关注我们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00396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3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