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的


奇幻漂流

 

撰文/ 皓楠 摄影/ 胃炎耸听


海达路德驻船探险队员安德鲁·温泽尔(Andrew Wenzel,大家都叫他安迪)生在加拿大、长在加拿大,但你要问他住在哪儿,他只能告诉你:“在地球上”。许多年前,他开始过上漂流的生活,后来干脆变卖所有家产,彻底成为一个四(wu)海(jia)为(ke)家(gui)的“流浪者”。




P=PHD / A=Andy

P:你住在哪儿?
A:官方意义上来说,我老家在加拿大温哥华,但我在那的时间不多。我的家算是安在船上了,每年有6 ~ 7 个月,我作为博物学家和向导,乘船巡游在极地。我总在过夏天,南半球夏天时在南极带队,冬天是淡季,我就转移到北半球,继续过(北半球的)夏天。

P:你船上“漂流”多少年了?
A:好多个年头了——二十年。

P:那不在船上的时候呢?
A:过去几年在陆地上的时间我都生活在法国,我想提高我的法语能力。有时候我在中国,这次是我一年以来第三次来中国。

P:怎么过上这种“居无定所”的生活的?
A:我一年里有一大半时间都在船上,一个朋友说:“安迪,你还要房子要车干什么?不如处理掉算了。”一开始在心理上还是很难接受,总觉得有个“窝”在那里等着你会有安全感。后来我想通了,然后发现实际上操作起来没想象的那么难。现在我上岸想去哪个城市住,就在那里租个公寓,成本上也比长年空着房子和车要低很多。




P:探险队员在船上都做些什么?
A:船每天都在行驶,我们早上6:30 左右起床,驾登陆艇带乘客上岸,可能在冰川徒步,去看企鹅聚居地,或者冰山、海豹等,然后回到船上继续行驶,下午晚些再次上岸,一般一天两次游览。

P:有过厌倦的时候吗?
A:不多。因为每年我都会想,今年会有什么样的神奇时刻呢?

P:去年的神奇时刻是什么?
A:有次我驾驶登陆艇带大家去看一处鸟类聚居地,那时候雏鸟们即将进行首飞。有只小鸟跳到我船上,过来握我的手指不愿离开,后来要开船了,我小心碰碰它的爪子,但它还不肯走,最后我只好轻轻抚摸它的胸口(虽然很不情愿),温柔地把它从船上推开。可能听起来没什么特别,但是对我来说很有触动。还有观鲸时,45 吨重的巨型生物近在咫尺,比那只小鸟还近。庞然大物与玲珑小鸟都让我感动。就是这种与野生动物接触的时刻让我爱上自己的工作。

P:有特别偏爱的野生动物吗?
A:嗯, 这个问题比较难。(企鹅?)当然,没人不爱企鹅。我见过太多企鹅,有上百万只了。如果非要选的话,那就是虎鲸和白鲸。

P:你有经历什么危险时刻吗?

A:我曾从事过水下摄影,有次在巴哈马群岛拍摄时潜到40 ~ 50米深的水下,由于深度大耗氧快,查看气压表时发现几乎没有余气,我赶紧召唤附近同伴,当我把气压表指给他看时,看起来他吓坏了。



海达路德驻船探险队员安迪正在包饺子

P:似乎你的经历总是与海洋有关?
A:也不是,我年轻时候最早是剧院的技术人员,做了十多年,后来觉得那不是我想要的,于是放弃原来的工作,投入到一个鲸类研究项目里,一干就是九年。能有这段经历我觉得非常幸运。

P:听说你也是个摄影师?
A:我更喜欢别人叫我博物学家,或者讲师。当然,我做过很长时间的摄影师,但现在我花更多的时间带领船上的乘客探索极地。

P:但你在船上经常“被”摄影,尤其是中国游客。
A:在我看来亚洲人似乎普遍有这种偏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他们特别爱跟路人一起拍合影,我猜测可能是他们想拿回去给亲友看吧:“瞧,这张是我跟谁谁谁。”我现在已经习惯了,有人邀请我就爽快答应, 估计现在我的身影已经遍布各地游客家的照片墙了。

P:给我们推荐一个“死前必去”的目的地吧。
A:南乔治亚岛。就像我一个朋友所说,那是浓缩加强的南极。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拥有世界上最美妙的海岸线,无数峡湾与岛屿交相辉映,一年四季风景各异。11艘舒适的游轮带领每位旅客巡游于千变万化的沿海风光中,按时停靠各个港口,日复一日,永不停息。 了解更多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达路德游轮所达之地,无论自然风光,还是人文风情,都各具特色。只有亲自踏上那片土地,才能获得最佳的旅行体验。 了解更多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人生苦短,尽兴最好。《PHD》就是为“玩”而生,旨在与每一位玩家(Doctor of Play Hard)分享关于目的地(Play Hard Destination)的一切。 了解更多

关于我们 | 关注我们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00396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3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