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伟明


南极,不冷

 

撰文/Syaisyai


      Eric(苏伟明)是个十足的“南”人,出生在南方,生活在南美,奔走在南极。布宜诺斯艾利斯明丽的阳光空气,就像是炭火熏烤牛排一样,渗透在这个阿根廷语(阿根廷语已经不能完全算成是西班牙语了!)说得比中文还要好的团组领队身上。跟他去南极,南极也热了好几度。



P=PHD / E=Eric(苏伟明)

P:作为常在地球两极跑的资深玩家,怎么会这么多肉?
E:那都是潘帕斯草原的小牛肉(哈哈)。这个身材还是因为饮食习惯,我长时间生活在南美,喜欢吃牛肉。阿根廷的牛肉确实好吃,一是牛都生长在天然环境里,二是市场上买到的牛肉全是新鲜的,当天宰,当天卖,肉质特别好、特别有牛肉味、特别鲜,吃了有劲。

P:难怪你总是说南极不冷。
E:南极夏天一点也不冷,更多是干燥。我体质不错,一般去南极就穿件单衣加个外套,穿多了还会冒汗。其实我们在南极看到的还是大自然的自由与真实,“冷”也是南极的一部分——我们正体验着巴布亚企鹅、斑海豹、南极海狗的生活环境,这多有意思。我喜欢守在甲板上,一些同船的中国乘客就会跟我说:“苏导,太冷了,我们先回房间,看到好东西叫我们啊。”但大自然的很多奇遇都是转瞬即逝的,一旦遇到你会非常激动,在旅途中还是要有一颗火热的心,温度不要掉。

P:有遇到非常激动的事情吗?
E:登陆时一只帽带企鹅从我面前经过,它踩了我一脚。虽然隔着登陆靴,但还是感觉得到它结结实实地踩了上来,踩完它还来来回回打量了我好几次。

P:听说你还是海达路德的“南极勇士”,在南极游过泳。
E:那水是真冷。我也没试水温就直接蹦进去了,当时冻得我根本迈不开步子,感觉所有肌肉都僵硬了。上岸时全身都在抖,上下牙齿“咔咔咔”的打着架,但又特别激动。我打算7 月去北极时再游一次!

P:“南极勇士”应该不晕船吧。
E:晕,晕得厉害。在阿根廷当完团组领队直接上船,特别累,好几次感觉自己都要虚脱了。


苏伟明,阿根廷团组领队。去过南极4次。

P:除了带上火热的心,去南极还有什么建议?
E:我们都穿过半个地球了,不妨放下心来,给南极之行做上几条“延长线”,好好感受一下南美洲的热情。

P:阿根廷就很热情的吧?
E:举个例子,在中国我们问路一般是“你好,不好意思,我想去哪里哪里”。阿根廷人之间上来就是“Che !amigo !”一句话就拉近了距离。“Che”是“朋友”的意思,这个词来自切•格瓦拉(Che Guevara)的名字,这位阿根廷的革命家永远都是南美洲人民的朋友,“Amigo”也是“朋友”。一句“嘿,朋友!”气氛马上就变得很友好了。

P:那他们对中国人呢?
E:只要你懂礼貌,他们会很愿意跟你交流。有一点要注意的是,我们中国人很容易把心情写在脸上,像是“我不开心”、“我在生气”。但当地人无论高不高兴,与人交往时都会带着笑容,这在他们看来是一种礼貌。

P:在阿根廷还有什么不能错过?
E:觉得南极会冷的乘客不妨多贴点膘,试试当地的牛肉。阿根廷牛肉还有一种特别的吃法,潘帕斯高原的牧人把切片的生肉放在马鞍座下,利用一天的骑行颠簸把肉片焐熟,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P:等等,话题好像又绕回牛肉了。
E:乌斯怀亚的帝王蟹也得吃,随便一煮都很香。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拥有世界上最美妙的海岸线,无数峡湾与岛屿交相辉映,一年四季风景各异。11艘舒适的游轮带领每位旅客巡游于千变万化的沿海风光中,按时停靠各个港口,日复一日,永不停息。 了解更多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达路德游轮所达之地,无论自然风光,还是人文风情,都各具特色。只有亲自踏上那片土地,才能获得最佳的旅行体验。 了解更多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人生苦短,尽兴最好。《PHD》就是为“玩”而生,旨在与每一位玩家(Doctor of Play Hard)分享关于目的地(Play Hard Destination)的一切。 了解更多

关于我们 | 关注我们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00396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3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