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婷


停不下来

 

撰文/Syaisyai


      海达路德“前进号”的特约摄影师陈婷2013 年底在大南极洲航行了24天,今年2月,她又去南极了。她对喜欢的东西似乎都很执着,无论一个地方,还是一种生活。




P=PHD / C=Cecilia(陈婷)


P:听说2 月从南极回来时遇到了12 级的大风,吓人吗?
C:这是我第三次去南极,所以风浪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第二次过去时我就发现自己竟然不晕船了,海上连续两天大风浪都活蹦乱跳,照常吃喝,看来如果不作摄影师,可以考虑当个水手。

P:去一次和去三次有什么不同?
C:摄影师遇到感兴趣的东西自然就会一直想去拍。我从未把自己当成游客,走马观花不是我旅行的方式,把小红旗插在地球各个角落对我也没有意义,在一个目的地深入地停留才会拍摄出好作品。

P:为什么停在南极?
C:我本来不喜欢没有人的地方,偏爱人文摄影,但南极太独特了。这里没有人类居住,因此你能看到地球原来的样子。南极也是我摄影生涯的一个转折,我回来之后在佳能北京展厅举办了个人影展,得到各方好评,作为风光摄影的开始,这个起点似乎太高了。

P:极地女摄影师应该挺少的。
C:中国拍摄极地主题的女摄影师目前还只有我一个。船上的外国人看见我带着两个大相机跳上跳下经常会说“你看,那相机比你还大”。

P:当初是怎么开始拿起相机的?
C:我08 年开始学摄影,当时还在外企工作,09 年初辞了职,也没想好下一步,就去斯里兰卡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没想到回来在博客上发的照片和游记大受欢迎。同年我应邀开设了“猫眼看世界”专栏,陆续接到杂志约稿约图、签约博客,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有意思,旅行、摄影、撰稿,忙得都没时间找工作了。

P:所以就转行啦?

C:很多人只看到转变,但在此之前的经历让我的转变很难被COPY。我大学是西班牙语专业,在外企工作了十年,工作语言是英语,从事的也都是销售、市场、公关等工作,擅长和人打交道。从99 年开始几乎所有假期都在国外旅行,辞职前我已经走了40 多个国家了。



陈婷,海达路德“前进号”特约摄影师,她去过南极3次。


P:当“有意思”变成常态以后呢?
C:旅行既是生活方式,也是工作内容,我不会将它视为业余爱好,相反,我把10 年职场的工作方式和态度延伸了过来。每次走之前,我会对照约稿清单跟编辑一一确认,有时编辑手里稿子太多忘了截稿期,我就会主动提醒,因为我对他们有过承诺。当他们发现我是个靠谱的作者,就会把我推荐到其他媒体,机会越来越多,世界也越走越大。

P:旅行中有出现过险情吗?
C:出门越多会越谨慎,我不会去冒险。意外当然也有,像是相机从山顶上掉下来(哈哈)。冰岛自驾时我差点在斯奈菲尔火山国家公园里翻车,在马达加斯加还被国家公园里的环尾狐猴咬伤。

P:奇遇呢?
C:太多了,去年在加拿大看到了座头鲸的“华丽演出”。它们在船边表演翻尾,一次又一次,似乎在问“你都拍下来了吗?”大自然就像寰宇地理、探索频道的节目,永远有奇迹,只是那一刻我从电视机前进入了电视机里。

P:5 年来基本上一个月去一个地方,怎么做到的?
C:对喜欢的事情自然会有动力,我也会调整工作和生活的节奏,平衡“在路上”和“在家里”的时间分配。当然,呆在家也得工作,整理图文,应对约稿、采访和各种活动,为下一次旅行查阅资料、设计路线。

P:听起来完全没有休息。
C:旅行就是停下来的时候。一出门我就在“休息”,旅途中我不会想琐碎的事情,身体虽然辛苦(器材真的很沉),但精神上我是完全放松的。

P:“婷,在某地”的“婷”就是这个意思啊。
C:那倒不是。我是想将自己视为一个生活在别处的人,“婷”是我的名字,我就在那里,在当地,停下来以当地人的视角去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

P:未来有什么打算?
行走继续,“婷”在一个未知的精彩世界!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西海岸航程

挪威拥有世界上最美妙的海岸线,无数峡湾与岛屿交相辉映,一年四季风景各异。11艘舒适的游轮带领每位旅客巡游于千变万化的沿海风光中,按时停靠各个港口,日复一日,永不停息。 了解更多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上陆上皆精彩

海达路德游轮所达之地,无论自然风光,还是人文风情,都各具特色。只有亲自踏上那片土地,才能获得最佳的旅行体验。 了解更多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海达路德会员读本《PHD》

人生苦短,尽兴最好。《PHD》就是为“玩”而生,旨在与每一位玩家(Doctor of Play Hard)分享关于目的地(Play Hard Destination)的一切。 了解更多

关于我们 | 关注我们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00396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323号